新型犯罪辨析:网球高尔夫球“粘合”两个司长受贿

1月12日,北京诚奥达商务投资有限公司老总韩冰,因涉嫌单位行贿罪被起诉至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韩冰行贿的对象,正是去年底已被判处无期徒刑的财政部金融司原司长徐放鸣。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在2006年里,除办理了财政部金融司原司长徐放鸣受贿一案,还办理了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医疗器械司原司长郝和平受贿、非法持有一案。两个司长走向腐败,有着相似道路。

财政部金融司原司长徐放鸣受贿共214万元,于2006年9月一审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徐放鸣提起上诉。2006年11月,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二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徐放鸣是金融专业科班出身的大学生,1995年10月晋升为财政部商贸金融司副司长。2000年,刚四十岁出头的徐放鸣出任财政部金融司司长,在国有资产管理及增值保值管理方面出版了著作和论文,是财政系统内部各类业务培训的经常授课人。

已被判刑的原农发行副行长胡楚寿在看守所里交待:“徐放鸣是金融司主管我们行的副司长,他推荐韩冰的公司,甭管这家公司是什么情况,我们都不好拒绝,说白了就是徐放鸣不好得罪。”事后,韩冰所在的诚奥达公司一次收取中介费700余万元。

为了感谢徐放鸣,2002年初至2002年9月间,韩冰先后四次给予徐放鸣人民币20万元,美元10.8万元,折合人民币共计109万余元。医疗器械司长郝和平收高尔夫球会员卡50万元2006年11月28日,法院以受贿罪、非法持有罪数罪并罚,一审判处郝和平有期徒刑15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20万元。郝和平先后收受4家公司给予的价值81万余元款物,包括三张价值50万元的高尔夫会员卡,一辆25万余元的本田汽车等;还与其妻付玉清一起,向一家公司索要贿赂20万元。

郝和平1974年毕业于昆明工业学院机械设计与制造专业,同年到国家卫生器械局工作,1998年起担任医疗器械司司长。1997年,郝和平主持起草的《医疗器械监督管理条例》,于2000年经国务院审议通过后正式颁布执行。他还主编了《医疗器械监督管理和评价》、《医疗器械生物学评价标准实施指南》两书。郝和平对医疗器械行业的技术指标及相关法律法规非常了解,经常应邀去全国各地讲课。

患有痛风的郝和平酷爱打高尔夫球,为了退休之后能保证这种昂贵的爱好,郝和平收受了价值50万元的高尔夫球会籍卡。其中最贵的一张价值25万元的会员卡,是广东一家医疗器械公司送的;这家公司的总经理就是在高尔夫球场上结识郝和平的。做医疗器械的商人碰到了审批医疗器械的官员,共同利益在昂贵健身运动中,把他们紧紧“粘合”在一起。

郝和平所在的医疗器械司的审批权限很大,最重要的是:负责医疗器械产品的注册和监督管理;负责医疗器械生产企业许可的管理等。郝和平担任司长掌握的审批权,是国内大大小小医疗器械厂商梦寐以求的。对郝和平提出办高尔夫会员卡的“小小”要求,这些厂商都恨不得双手奉上。还有价值25万元的汽车、甚至5支,商人们都以“娱乐健身”形式赠送给郝和平。

在办理这两起部委厅级官员受贿案中,检察官发现这两起案件有相似之处。徐放鸣和郝和平都是业务能力强,在所负责的行业内做出一定成就的技术型官员。他们在自己行业内是专家,业务上独树一帜,又有管理经验,是不可多得的复合型领导干部。当上一司之长后,都成为了权力相当集中的职能部门“代言人”,二者手中都牢牢掌握着“审批权”,熟悉业内行情加上权力集中,而权力又没有得到有效监督,这两个官员开始利用手中的权力谋取私利。

徐放鸣所领导的金融司,是财政部负责货币政策及其与财政政策协调配合的核心权力部门,代表着国家掌管着国有银行、资产管理公司、国有政策性银行和国有控股证券公司。“权力很大”,行内人士评价说,徐放鸣从此成了国内外银行家追逐和逢迎的对象。比如农业发展银行作为国家的政策性银行之一,重大事项要报批财政部金融司批准。被告单位北京诚奥达商务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及被告人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韩冰,这样一个赚取“中间利益”的私人公司,就将自己的利益与农业发展银行联系起来,徐放鸣则成了中间的“桥梁”!

有一个现象:行贿人同官员的结交都是在昂贵的健身运动中。这两个落马官员的爱好是网球、高尔夫球,一般人难以奢求。如果不是手中握有权力,不是一些企图利用他们手中权力进行牟利者的逢迎,也许他们这些昂贵的爱好也不见得就能培养起来。因此,检察官建议,在打击商业贿赂犯罪中,不仅应重视查处官员受贿,还应该重视对行贿人的打击,从源头上预防腐败问题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