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学网球7年后打进市运会妈妈的付出真不比教练少

橘子:周末好!今天,我们来看一个“非常认真地培养孩子在运动上一技之长”的故事。这种培养,目的不是成为专业运动员,但投入与付出,基本上已经达到“专业标准”。

故事的主人公是一位13岁的男孩,在网球训练这条路上已经走了七年之久。每周的练习时间,达14小时之久。

冬奥会时,谷爱凌勇夺金牌,她妈妈优秀的教育模式也冲上热搜。虽然比不上谷妈妈的优秀,但我付出的真不比她少,包括金钱上的、身体上、精力上的。

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付出和收获各自有多少?今天我们特别请到这位花友妈妈和大家仔细分享。她将这些年的经验,包括网球训练,体育特长和升学的相关建议倾囊而出 …

读完后,相信你也会更加了解:认真(Seriously )培养一项运动专长,孩子需要具备什么条件,家长需要花费多少时间、金钱和精力 …

我曾经是同声传译,后来放弃了,全职在家带娃;队友从金融业辞职后,目前自己创业,每天8点出门,11、12点回家。

其次,无论刮风下雨,还是夏天四十度的天(像今年暑假这样也不例外),我都会陪他去打球,在边上帮他记录,比如下图就是记录动作的视频截图…

另外,还要记录一些笔记,记录教练说的东西…有时候还会帮他捡捡球啊,买买饮料。

这些年,我们尝试并坚持过游泳、网球、足球和骑行。寒暑假还会迎合娃的喜好,去徒步、皮划艇、滑冰、滑雪…

首先是骑行,运动量超出了妈妈可以承受的范围,只能由爸爸陪同,时间就限制在周末和假期了。

而游泳呢,要出成绩就要像叶诗文这样,手大脚大的,划水会比较有力,但我家儿子的手脚确实说不上优势…

记得第一堂课,我们报了团体课,球场规模比较大,当时大概有近百来个孩子,大家都是第一次接触网球。

一般在首次课上,小朋友会很难接到教练打过来的球。但儿子是全场唯一一个除了第一个球落空外,整堂课所有的球都能够击回去的孩子。

作为一个旁观者,我觉得这一点就足以说明他的手脚协调能力和球感还是不错的,至少在这100个孩子里面他还是不错的。

对比起来,他第一次接触国际象棋的时候,当时班上只有六个小朋友,整堂课老师的提问儿子回答得都不太好,我们就没有在这个项目上深耕。

而在后来的训练中,教练也会时常和我反映他爆发力很好,折返跑的能力比较强,脚步比较快,是个打网球的好苗子,我听了也十分惊喜。

说实话,我们真的没考虑过让他往职业路上走,主要还是因为身体因素,比如身高的事情还不确定。

儿子不是那种早发育的小朋友,相对发育还晚一些,他现在13岁,165普通身高,父母也是175、165的普通身高,不确定他最终身高会有多少。

后期如果没有长到一米85的话,打职业是没有意思的;这个就像你没有两米高,打篮球是没有意思的一样。作为父母,这点上我们还是需要头脑清醒的。

所以,在网球运动上,我更希望它的成绩能够对升学有帮助,比如:作为体育特长生被海外大学录取。

儿子在幼儿园大班时也在美国当地读过一年,于他而言,运动啊什么的,会感觉氛围更适合些。

与国内大学不同,美国大学非常看重你在某项运动中有什么亮点,而这也是我希望他通过打网球能够收获的,即你在某件事上与众不同的体验。

一方面是绝对成绩,也就是你要有比较优异的比赛成绩。比如在国内网球比赛中至少拿全国前四,或者在温布尔登网球锦标赛的青少年比赛中,亦或是美国橘子碗网球赛中,至少进决赛圈(前16),这都会是升学中很大的亮点。

另一方面则是相对成绩,美国升学很看重你在运动中的自我突破。如果说你在以上比赛中并没有拿到好名次,但对自己而言有很大的突破,也是有可能被录取的。

比如你克服了自己的天生缺陷,且打得也不差,第一年入围,第二年前八,第三年前四…一步一步走下来,非常励志,这些也会非常打动面试官。

儿子开始接触网球是5岁半时,那一年我们以小团体课为主,毕竟最初也只是想让干瘦的他能多吃点饭,强身健体。

在一年多的学习之后,我发现他的手眼协调能力和球感都比较好,而且他很能跑,横向移动速度很快。因此老母亲有了“非分之想”,觉得可以稍微培养一下,于是我开始增加到一周2次的教练一对一训练。

大约7岁时,通过他人介绍,我们开始跟随一位专业教练进行学习训练。训练量也从每周2次、每次2小时,逐步增加到每周4次、每次2小时。

9岁后,儿子选入了少体校,跟随体校长训。那时候他的训练量都维持在每周6天,周一到周四2小时“一对一”,周五、周六3小时跟随少体校训练。

前面这个阶段一直都挺顺利的,直到2020年上海疫情,停了几个月后再恢复训练,这时孩子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就是打得很糟糕。

他的正手状态突然下滑,根本打不出原先的力量和速度,也根本没有办法比赛,一比赛就“一轮游”。

一开始我以为他是因为训练停了太久,失去了状态。但是训练一个月后依旧如此。

我又猜想是不是因为身体太疲劳,于是我把训练量又降到了最低:每周2次,每次1小时。我们甚至去了好几个医院的康复科问诊,结果都是身体没有任何问题…

当年大多数比赛都停办或大幅度延期,但是自行约赛的UTR(青少年网球认证赛)依旧可以进行。于是我们报名参赛,但比赛状态也是非常糟糕,大半年一场球都不能赢,UTR(国际公认的网球水平评级系统)的分值也不断降低。

那段日子是真的煎熬,每一次莫名的出界、下网,这球就像砸在我心头,捅出出一个个窟窿。

有一次教练对我说,“我也没见过状态持续下滑这么久的事例,要么你们再找找更好的教练吧。”这话里的意思,我听懂了。

某天晚上我拉着儿子谈心,问他对网球是什么想法。儿子说,他不想放弃,想再往前走一些。

我说,竞技体育是残酷的,很多运动员一辈子也出不来成绩,可能最后所有的付出换来一场空。

想了很久,他问我:“妈妈,如果一场空,你会心疼花出去的钱吗?”。我告诉他,钱虽然会心疼,但不是最重要的;因为期待产生的失望,才是最是让人感到崩溃的。

没想到的是,儿子回房间拿出了这些年他收到的所有过年红包,他说:“就把这些钱打完,如果再没有改变,那我们就放弃。至于失落,那我们就先不抱希望。”

那时候真的十分煎熬,但好在我们都咬咬牙坚持下来了,我们用了整整一年的时间,终于恢复到了19年的水平。

走出停滞期后,我们坚持一周6次训练:3次体校的团体课,3次个人教练一对一,直到上海2022这次疫情前。

注:莫拉托格鲁网球学院是全球最著名的网球培训学校,曾培养出小威、巴格达蒂斯、迪米特洛夫、西西帕斯、高芙等著名球星。其训练方法科学而富有创造力。

比如,小区跑一圈大约800米,他会每天跑2圈来训练耐力,外加30米短冲5组。

小区一解封,我们就连夜在网上找了一圈附近的网球场,打电话加微信聊了几家球场,开车去的半路还被拦截警告。那时的球场理论上不准营业,所属园区大门禁闭。

根据球场员工指示,把车停好后,找到围墙最容易攀爬的某处,儿子先爬上去,我在下面递上一筐球,儿子把球用力拉上围墙,再拉着我这个老母亲爬山围墙。

再飞崖走壁几步后,儿子先找到最容易跳下的地点跳到地面,我再递上那框球,再在儿子的搀扶下跳下,这感觉像极了海豹突击队执行秘密任务,我们就那样一直打到天黑。

不懈的坚持和努力,又正好赶上他身体发育,这段时间,儿子的球技、速度和力量上都有一个很高的突破,最终他成功挺进市运会,算是达成了一个阶段性小目标了吧。

如图是UTR国际网球积分体系,蓝框处为儿子现在的水平,红框处为目前国际最顶级网球选手的水平。儿子说,他希望自己能在一年内达到8,高中能达到10。

简单算笔金钱账:我们现在教练一对一的费用是每小时500,场地费用另算。户外场地60-100/h不等,如果遇到上海连日下雨的日子,室内球场就是180/h起。疫情前还有全国各地比赛的车费、住宿费…

每天,我都会在放学后接上孩子,开车从浦东穿越到浦西训练场。训练完,又马上开车回家,如“打仗”一般地抢在7点前吃上晚饭。

无论酷暑寒冬,我都会在球场边,录下训练或比赛视频用于复盘,用笔记本记下教练说的重点,有时候还要去买瓶水,帮着他捡球等“后勤工资”。即使是今年灾害性的酷热,我也一天没有停息。

训练量的提升也给儿子的身体加重了负担,老母亲还要学一点康复知识,回家后趁他学习的时候,帮他用筋膜枪放松肌肉。每周还要找一个专业按摩师按摩放松身体。

学网球这些年,冬练三九,夏练三伏。比赛时,从小组赛达到半决赛、决赛要一整天 ,累到虚脱。

另外就是,他的童年可能没有其他小朋友那么丰富,也没有很多一起玩游戏的时间,这倒是略有遗憾之处。

首先,我们的“初心”已早早达成,坚持运动之后,儿子的食欲更好了,吃得比以前多多了。

而因为常年的体育锻炼,儿子健硕的大腿、小翘臀、健美的手臂肌肉已经颇具雏形,目前已经有6块腹肌,进入青春期后,随着激素水平变化,倒三角体型也指日可待啦。

另外,小区里的“碾压全场”和公共球场的群众围观赞扬,既增强了他的自信心,也培养了他非常强的自制能力和毅力,因为他知道成功来之不易。

比如,平时他吃饭也会拒绝吃多油的,他说,“不是我不爱吃,只是我觉得作为运动员而言,它对身体没有好处,所以我就选择一口都不碰。”

练球回家后的时间就2个小时,而他想做的事又那么多,他也慢慢懂得更高效利用自己的时间。

若早点做完作业就多一分自由时间,他甚至会做完作业后自己设定15分钟闹铃去自由地玩会儿,闹铃一响就放下手里的东西开始看喜欢的书。

所以,虽然我们在运动上投入了大量时间,学习上也并没有拖后腿:儿子数学科学成绩一直都是A,英语写作上会在AB间滑动。

说完了我家娃的网球故事,最后给想学网球的家长们一些经验参考,希望能有所帮助。

1、如果是纯粹打酱油,把网球当作兴趣的话,我觉得只用找一个离家近的球场,可以享受运动的乐趣就行。对于容易晒黑,或者爱美的女孩子,尽量找室内的场地。

2、但凡希望小孩子打的姿势漂亮一点,可以在球场上能够吸引人的目光的,就应该去找一个好的教练,装备等等倒是其次。

3、如果希望有成绩,最好在6岁前开始练习。有人会说,那时候孩子能拿得起球拍击到球吗,但是以我对身边的观察:如果在5-6岁时完全没力气或不能打到球,那基本上是没有天赋的,可以当做兴趣爱好,再晚几年学。

这些年带娃学网球下来,我觉得装备什么的都不是特别重要;不够,如果先天条件不错,想要出成绩,一定要找高水平教练,哪怕是在启蒙阶段。

我觉得网球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教练的水平。水平高的教练并不多,很多教练我看下来自己的动作都不对,教的方法也不好,小朋友的动作错误时也不纠正,这种情况我见过很多。

个人觉得,看教练,除了资质以外,还可以看一下他(她)带的学生。学生的整体水平和出的成绩上能够提现教练的水平。

此外,俱乐部自身也会给不同类型的孩子分配不同的教练。比如兴趣类和天赋类等,会完全区别对待,这就需要父母自己多多观察。

但凡是有所要求的,绝不能扔下孩子自己去逛街喝咖啡,必须从头到尾陪着,自己也付出相同的时间精力,甚至你自己也要去精通网球。

像我一个运动渣,也必须去学习网球是什么,运动学是什么,网球的战术是什么等等相对来说比较专业的知识。

另外,对于体育特招这件事,其实不仅是国外的大学申请会看重,国内很多大学,甚至高中也会有相关政策和途径(曾遇到过不少走国内升学路线的家长,也在鸡娃体育特长)。不过现在分数线是水涨船高了。

不管怎么说,升学也只是是竞技类体育运动的目的之一,只有孩子真的热爱且擅长,一切才更有价值和回报。

儿子的梦想是成为像张德培一样的网球运动员。张德培被公认为网球史上最佳亚裔男子选手,至今仍为网球史上最年轻的大满贯男单冠军和唯一亚洲裔大满贯男单冠军。

原标题:《儿子学网球7年后打进市运会:“我付出的真不比谷爱凌妈妈少!”》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