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运视野:冷门球类活得挺难

如今“冷门球类”的开展主要靠奥运会、全运会带动。如果不再属于全运会项目,现在的这些专业队可能就不存在了

比起风生水起的“三大球”,这些“冷门”集体球类项目在中国还没能拥有大批拥趸,几支由地方专业队支撑起的国家队,肩负起了在奥运会和其他国际大赛比赛争金夺银的重任。

虽然也是奥运项目,但是男子水球的“家底”可谓捉襟见肘。目前全国只有4支水球队伍,国家水球队就是以这4支队伍为班底组建的。中国水球队在奥运会的最好成绩是洛杉矶奥运会第九名,之后参加过汉城奥运会,并作为东道主参加了北京奥运会,但是这样的成绩在竞技体育近乎严酷的“标尺”下,显然还不足以为项目发展赢得更多的“福利和支持”。

在目前的体制下,运动队的生存状况与运动成绩紧密挂钩。上海男子水球队68岁的老教练李明光认为,水球是集体项目,投入大,需要一批人同时出来才可能出成绩,金牌也没有保证。“如果地方政府只搞竞技体育的政绩工程,只看重金牌,只重视那些容易出成绩的个人项目,肯定不愿意搞这样成本高、收获少的集体项目。”

政府的重视程度和政策的导向,对于这些高度依赖“举国体制”的项目来说,无疑起着决定性的作用。男子曲棍球也面临与水球类似的境遇。目前,国内只有6个省市有男曲一线队,集中在体育大省或经济强省。广东男子曲棍球队教练丛德全说,“目前来看,曲棍球的群众基础很薄弱,也很难在短时间内走职业化、市场化道路,因此项目的开展还主要依靠奥运会、全运会这些‘龙头’赛事来带动。如果不再属于全运会项目,现在的这些专业队可能就不存在了。”

全运会已经对手球、曲棍球、棒球、垒球、水球等项目的奖励机制作出了调整。按照规定,获得前3名的运动队将分别按照两枚金牌、两枚银牌、两枚铜牌进行统计。这无疑是在政策上给予倾斜,以鼓励地方对这些项目的开展和扶持。

不过,单凭这一做法,一时也难以改变这些项目积贫积弱的现实,“现在全国只有不到10支手球队,萎缩现象严重,后备人才队伍严重不足,地方上对手球不愿意投入,一线队员的待遇比起足、篮、排队员来,更是少得可怜,”说起现状,手球老将张冰雨一肚子苦水。

全运会一向被视为国内竞技体育的“风向标”,一项新措施的出台释放出一个积极信号,但究竟会产生怎样的实际效果,恐怕还需要时间和实践的检验。(记者 季 芳 王继晟 李 硕)